正在加载中

中国女性反偷拍自救指南

2020-01-09 16:12:10 215

作者:NeedO2(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71317771/

“原来努力一下也是可以抓到的啊。”

探逊科技反窃听“Sora.net花17年闭站,弘大只花7天破案”

上周六,韩国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的示威活动,上万人聚集在首尔惠化站附近,抗议韩国警方在解决“偷拍”问题上存在性别歧视——当偷拍受害者为男性时,警方破案又快又准,却常常拒绝为数量更多的女性受害者立案调查。

而此次集会的导火索即为本月初发生的“弘大偷拍案”——弘益大学一名男大学生在担任裸体模特儿期间被一名女性偷拍,照片广泛流传后,该男性受害者遭网络欺凌至身心受创,事件惊动学校报警,涉事女性在12日遭警方逮捕。

从报警到破案,不过短短几天,如此神速高效的行动让诸多即使亲自收集证据交给警方却也只能收到“难以找到加害者”答复的女性大为震惊,以至于她们不得不怀疑是因为该案件的受害者为男性,相关调查才得以速战速决。

于是,5月19日下午,超过1.2万名女性统一红色着装,聚集在首尔惠化站2号出口,高喊“男性受害者加速调查,女性受害者拒绝调查”,“公平调查”、“同一犯罪、同一处罚”等口号,以谴责警方对于非法拍摄的偏袒调查。

探逊科技反窃听

这场街头集会原本预估只有2000人参与,最后竟来了超过1.2万人,创下“#MeToo”运动以来规模最大的集会。虽然没有任何组织背景,但难以遏制的愤怒使得人们行动迅速而机敏,来自釜山、大邱、大田、光州等地区的人甚至包下大巴集结在集会的现场惠化站。(图| 韩联社)

当天的集会不仅是在#MeToo运动被点燃后发起的众多集会、示威中参与人数最多的一次,其象征性意义及集会形式等诸多方面也备受外界瞩目。

据报道,此次集会是由韩国大型网站Daum的“谴责非法拍摄的偏袒调查集会”主办,会员主要为女性。她们在各个社交网站上制作了诸如“Sora.net花17年闭站,弘大只花7天破案”、“原来你们也会调查海外网站啊”等海报进行宣传。仅用一周,就完成了规模超过万人的集会。

Sora.net是韩国早在1999年就存在的一个色情网站,也是最臭名昭著的喜欢上传女性身体隐私部位非法拍摄片段的网站之一。不仅如此,拥有100多万用户的该网站,还成为了韩国极受欢迎的鼓励性犯罪活动(讨论如何强奸)的论坛。

直到2016年4月,韩国当局花了整整17年,才终于把Sora.net的服务器关闭了。

但在韩国,通过出售非法拍摄视频获利的色情网站又何止Sora.net一家。实际上,“偷拍”犯罪早在2000年初就已经是个问题,但韩国社会却对此置之不理。

探逊科技反窃听

红色的发带,红色的衣服,红色的标语牌……女性们的愤怒染红了首尔(图| JTBC)

根据韩国警方统计,偷拍等非法拍摄犯罪从2010年的1134件增加到2015年的7623件,数量翻了七倍。2012年至2017年间偷拍犯罪共3.4万宗,其中84.8%受害者是女性,而抓获的嫌疑犯中高达97.5%是男性。

毫无疑问,女性是非法拍摄犯罪的最大受害者。

删视频每月收费两万,靠反偷拍探测仪自救

去年九月,《韩民族日报》曾经采访过一位女性受害者K某,她从朋友处得知在诸多色情网站上都存在有她出镜的非法拍摄片段。如果要找专业清除这类数码内容的企业,每月需要付200万-300万韩元(约合1.18万-1.78万人民币),价格实在不菲。

消除数码性犯罪(DSO)组织代表河艺娜表示,“如果为了走民事或刑事诉讼流程聘请律师,两三个月的费用有时会高达2000万-3000万韩元”。

最终,K某只能独自删除视频:进入各个色情网站,寻找到视频,然后发邮件要求对方“删除”。一般发送邮件后,视频会被马上删除。但不久后,视频又会被再次上传。就这样过了3个月,K某开始感觉到,这场战斗或许将永无尽头。

其实还有一个机构——韩国广播通信审议委员会——可以进行“代删”。但是大部分受害者都像K某一样,并不知道这个“广通委”的存在。

而即便是求助广通委,缓慢的处理速度也会让受害者心急如焚。从申请被受理,到“通过整改要求”,平均需要10.9天(2017年6月标准),这还是从原本的18.2天缩短后的结果。

韩国网络性暴力应对中心代表许胜熙指出,“对于数码性(网络)犯罪而言,时间非常重要,处理时间最长应不超过3天”。当局显然应该再努力努力,提升其行政效率。

探逊科技反窃听

反对非法拍摄犯罪,“同一犯罪,同一处罚”(图| Korea Exposé)

面对网络性暴力,受害者需要承担巨大的精神压力和财产损失,而拍摄者和传播者要承担什么呢?

根据韩国《性暴力犯罪特例法》规定,对施行偷拍犯罪者会处以5年以下拘役或1000万韩元(约合5.93万元人民币)以下的罚款。

然而,韩国金贤娥律师在接受采访使称,她曾对2011年8月至2016年4月首尔各地方法院共66件拍摄、散播视频罪的一审判决书进行了分析。

根据分析结果,在66件案子中,被判处有期徒刑的只有18件,不足三分之一。而被判处缓期执行的有24件,罚款19件(其中超过一半罚款不到1.78万人民币),延期宣判5件。

金贤娥律师指出,“虽然这堪称是‘人格谋杀’的严重违法行为,但却只是被处以缓期执行或罚款。所以就使得国民认为,数码型(网络)性犯罪并不严重”。

更让人无奈的是,即便依照法律处罚了最初的拍摄者和传播者,案件也难以得到彻底“解决”,因为仍然会存在出于盈利目的或单纯兴趣在网络上继续上传视频的二次散播者们。

探逊科技反窃听

首尔警察在检查女厕之内是否隐藏有摄像头(图| EPA)

于是,因疯狂偷拍而不安的韩国女性只能使用探测仪等方式自救。

据新闻报道,去年延世大学女学生会总部买了四台反偷拍探测仪,购入后每周都有多名学生借取。销售反偷拍探测仪企业的相关人士在接受采访时也透露:

2016年每月能卖20-30台,到了2017年,每月大约卖出40-50台。

犯罪形势年年恶化,但韩国政府直到去年才稍有行动,成立了专责小组,定期派警员巡查公厕或更衣室等偷拍黑点,检查有否藏有摄录装置。韩国警方还就“反偷拍”主题制作了恐怖向的宣传片,呼吁民众不要下载偷拍影片。

相关视频地址:https://v.qq.com/x/page/y05002u4z7u.html(“非法拍摄,观看影像的你也是共犯!”

但当局的这些行动还远远不够!呼吁道德的力量向来有限,依赖技术直接找出偷拍相机也不是从根本上能解决问题的方法。

正如“消除数码性犯罪(DSO)”组织的工作人员Sunny表示,“即使使用探测仪,也存在不能被抓到的偷拍摄像仪”。

故而,制度性的保障——更加完善的立法和切实高效的执法才是基础。而无论是立法者还是执法者,都需要提升性别意识,在法理意识之外补全缺失的性别视角。

毕竟,所有类别的性别暴力,其根源都是这片充满性别压迫的父权制土壤。

反偷拍只是起点,反对性别不公才是重点

而首尔上周六的女性集会,就是以此次“性别偏袒调查”为契机,释放多年来未能对她们的受害指控作出回应的权力机构的不满。

据韩国性暴力咨询处负责人李美敬分析称,#MeToo运动后,要求改变的声音开始逐渐增多,偷拍问题只是一个起点。

女性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作为人的尊重,对于此类现实的愤怒在遇上“偷拍无助”的社会现实后便爆发了出来。

虽然也有人对此次集会只允许生物学上的女性参加的封闭性略有微词,但这一点也恰恰折射出了这期间被排除在以男性为中心的权力结构外的女性的愤怒。

面对无人帮助解决的问题,女性们选择了亲自“匿名组织化”运动。围绕“偷拍”共有的愤怒和恐惧情绪让她们聚集在了惠化站前。

正如首尔大学女性研究所客座研究员李振羲表示,“所有女性无一例外地均无法摆脱对偷拍的恐惧”。

如果韩国社会的偷拍犯罪能受到应有的处罚,女性们也就不会提出“性别偏袒调查”的观点。

参加集会的女性们表示,多年来有太多女性拿着自己找到的“偷拍”证据向警方求助,得到的常常是类似“如果是上传至海外网站上,我们将无法进行抓捕”或“案件处理最少需要三个月”等“没办法”、“做不到”、“需要很长时间”的回复。

但是这次的“弘大偷拍案”让人明白了,“原来努力一下也是可以抓到的啊”。

没错,“并非做不到,只是不作为”才是真正最让人寒心的地方。

在中国偷拍,最多拘留五天或罚款五百?

说完韩国的非法拍摄犯罪,那么中国呢?

在新闻网站上输入“偷拍”,随手一搜,仅就本月就有不少犯罪案例。

探逊科技反窃听

截图自网络

据法制日报记者采访,目前市面上可购入的“偷拍神器”形形色色,可以说“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除了常见的“拐杖偷拍器”,众多可以随身携带的东西如眼镜、钢笔、打火机、钥匙环、内存卡等,都能摇身一变成为偷拍设备。

探逊科技反窃听

山西太原,即便出售此类器材系违法,但仍有小贩在街头光明正大地推销偷拍器材(图| 山西日报)

更有甚者,偷拍仪器还可以在生产厂家进行“私人定制”。根据客户的需求,厂商可以想办法设计生产,而相关规格的丰富程度更是让人瞠目结舌。

探逊科技反窃听

各大手机应用商店也都有供应自称专门用于偷拍的软件。这些软件大多以普通图片作伪装,使用者表面看起来只是在浏览网页,其实已经完成偷拍。此外,部分软件还暗藏利益链,购买积分即可查看平台上的不雅图片。

探逊科技反窃听

偷拍软件使用时可伪装成浏览网页 (图| 上海青年报)

从生产、出售非法拍摄设备/下载非法拍摄软件→教授“偷拍”技巧→实施非法拍摄犯罪→上传、出售非法拍摄视频,到最后的付费观看、传播其它非法拍摄视频,非常“贴心”的一条龙服务,成就一条成熟、高收益的黑色产业链。

每一位参与其中的人,都可以同时成为生产者和消费者。

那么受害者呢?TA们可以怎么办?

根据我国法律,偷拍并不涉嫌刑事犯罪,只属于违反治安管理行为

《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中规定:偷窥、偷拍、窃听、散布他人隐私的,一经认定,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相较于韩国,虽然其执法过程问题累累,但仅就立法层面而言,“5年以下拘役或5.93万元人民币(1000万韩元)以下罚款”的上限显然更具威慑力一些。

而就算是如此之轻的惩处,有时或许还能更轻。

探逊科技反窃听

探逊科技反窃听

探逊科技反窃听

探逊科技反窃听

截图自网络

犯罪成本太低、偷拍者惩处代价太轻,导致这类犯罪案件层出不穷、屡禁不止。偷拍者甚至越来越猖狂,无论是在试衣间、出租房、酒店,还是地铁、公交等交通工具,都可能存在他们的身影。

中国女性反偷拍自救指南

那可能成为受害者的我们,到底该怎么呢?

此时就要搬出王大伟王老师了!

探逊科技反窃听

截图自王大伟的博客

王老师是个妙人,他喜欢把所有的安全守则都编成口诀或童谣,这样方便记忆。

我曾有幸作为观众参与了一次电视节目录制,认真聆听了作为特邀嘉宾的王老师在现场重复了将近十次的“小裤衩小背心,不许别人摸”,果真魔音绕梁,记忆犹新。

王老师当时还动情地聊起了去年发生的“留学生章莹颖绑架案”,十分惋惜地说道:“如果章同学的爸爸妈妈能在她小时候就教育她注意安全,可能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惨案了。”

此外,王老师还有许多诸如“男女独处一室不要超过三十分钟”、“八月慎防性侵犯,暴露衣裙须少穿”等“实用”口诀。所以应对偷窥、偷拍,王老师当然也有妙招!

探逊科技反窃听

探逊科技反窃听

截图自王大伟的博客

总结重点就是“提高警惕”、“注意安全”。虽然王老师也会贴心地说“不要草木皆兵”,不过那句“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还是提醒了大家“不要懈怠守规矩,就算是当受害者,也要做最完美的那一个”。

然后呢?

讲真,我已经算是朋友圈里最有“安全意识”的人了,我的每个包里都装有防狼报警器,每至陌生环境我都会东看看西看看,但这仍然无法使我免于“被窥视”的焦虑,也不能让我从此免受“大白天就被性骚扰”之苦。

作为女生,我真的太知道怎么“注意安全”了。说来奇怪,王老师关于安全的诸多教诲,我从小就听我妈说过太多遍。但真要成为一颗“无缝蛋”,还是有很长很辛苦的路要走啊。

总之,感谢王老师对于女孩们的关心。不过如果王老师日常除了在网络上教导“女性如何自保”以外,还能稍稍抽出一点时间,和同事同行探讨探讨如何在执法过程中尊重女性受害者,或者不要拒绝为女性受害者立案,那就更好啦!

探逊科技反窃听

探逊科技反窃听

截图自账号“天真霉霉”的微博

探逊科技反窃听

截图自路虎烧车事件被害人陈晨母亲的微博

希望这次惨案能让执法人员,尤其是男性执法人员正视分手暴力,或其它形式的性别暴力,不要再有下一个报警九次仍惨遭暴力杀害的受害者出现了!

回到偷拍自救指南,由于王老师的划圈范围实在太大——除了各个公共、私人场所,连同性靠近也要小心谨慎(确实有新闻报道称“女性偷拍师”可挣更多)。

探逊科技反窃听

再加上近年来因技术发展,已出现不少可绕过反偷拍探测仪的“探测神器”。所以如今,除非女性天天身着长衣长裤,绝不乘地铁公交出租车,不住酒店不试衣服,打死不进外面的厕所,只开自家车,只住自家房,否则都免不了“有缝”。

而对于夏天爱游泳、又买不起探测仪的北漂租房穷苦girl来说,要对付偷拍,除了小心谨慎之外,那就只剩最后一条出路了!

探逊科技反窃听

是的,如果有人跑到我面前说“看到了你的出镜视频”,那就回应TA“那又怎样?!观看偷拍视频,参与犯罪产业链的人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嘚瑟?”

探逊科技反窃听

至于偷拍者,只要能抓到你,哪怕就关五天或者只罚五百,我也要你留下案底,付出法律的代价。

探逊科技反窃听

而每一位执法人员,请协助我维护自己作为公民的权益,正视性别暴力,去抓人,去删视频,不要问我“那时候穿什么”。各法律专家与立法者也请认真思考一下,非法拍摄的犯罪成本如此之低,真的OK吗?

探逊科技反窃听

参考来源:

英国电讯报、韩民族日报、韩国时报、KoreaExposé、法制日报等

https://www.telegraph.co.uk/news/2018/05/21/south-korean-women-demand-equal-justice-internet-sex-crimes/

http://english.hani.co.kr/arti/english_edition/e_national/845603.html

https://www.koreaexpose.com/south-korea-spycam-porn-epidemic/

https://www.koreatimes.co.kr/www/nation/2018/05/251_249283.html

http://www.ibtimes.com/south-korea-porn-site-shut-down-soranet-server-taken-offline-operators-arrested-after-2349987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910099

http://society.people.com.cn/n/2014/0808/c1008-25428142.html

文 |沙姜

作者:NeedO2(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671317771/

反窃听|防窃听|防偷拍|反窃听设备|反窃听检测|反窃听服务|反窃听扫描|反窃听拆除|怎样检测窃听|侦测监听器|反监听|防监听|反窃听检测上门服务|反监听上门检测|反偷怕上门检测|上海|上海|深圳|广南京|杭州|天津|成都|重庆|沈阳|大连|郑州|武汉|长沙|西安|青岛


400-806-9611

周一至周日 9:00-18:00(仅收市话费)

售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