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中

监听与反监听

2020-01-02 15:14:39 273

监听与反监听

探逊科技 2018-12-28 16:54:17
监听与反监听


俗话说:道高一尺,魔鬼一尺。 自从引入水龙头以来,出现了各种反窃听武器。 在反窃听武器中,最常用的是“反窃听移动场强度测量仪”,它可以像侦探捉迷藏的孩子一样使用它来寻找窃听者。 防窃听器来回携带该仪器以检测室内。 另一个人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发出各种声音和高分贝的声音,例如拍手,哨声和音乐。 这时,隐藏在房间内的窃听者将对声音做出反应,窃听者的这种感官反应将在窃听者体内产生微弱的电子变化。 这时,只要可以使用“防窃听便携式场强测量装置”极其灵敏地检测窃听器,弱的电子变化就会逐渐接近窃听器,直到找到准确的位置并将其完全破裂为止。

监听与反监听


1964年,在美国驻苏联大使破解了克格勃安装的隐形网络之后,德国联邦情报局紧随其后,派遣了一位年轻的电子专家赫斯特·史威克曼(Hirst Schwerkmann)担任外交官联邦德国驻苏联大使馆 联合会检查并摧毁了使馆内的克格勃助听器。 每当Schwerkman找到一个有线窃听设备时,他就使用他的防窃听武器“防窃听电击器”将剧烈的高压脉冲电冲击波输入到窃听线路中。 所有的窃听设备都被烧毁了,窃听其耳机的间谍像虾一样颤抖,使它们看上去被电死了。

监听与反监听


1970年代,美国政府强烈抗议克格勃使用强大的微波辐照美国大使馆,但苏联却对此视而不见。 无奈之下,美国间谍技术部门不得不派遣许多技术人员在1976年冬天为美国大使馆安装“防微波窃听设备”。他们在大使馆的窗户上安装了由特殊金属网制成的“窗玻璃”, 将可阻挡微波辐射的铅溶液倒入会议室和机密室的墙壁,制成``铅墙''。 在重要部门中安装了高级“噪声干扰器”,以掩盖一些重要的对话。 西方间谍机构对苏联驻国外使馆采取从头到脚的态度。 例如,日本还对苏联驻东京大使馆采用了先进的电子监听,并对大使馆的目标实施了昼夜电子监视。 这样,苏联克格勃必须安装反监听设备。 他们在房间里制作了双层墙壁,天花板和地板,并在户外制作了多层玻璃窗和特制的透明玻璃,既隔音又防止了任何无线电波的窃听和窃听。  “电子脉动器”不断发射到太空中以干扰窃听。 一些国家已经发明了“笼式反窃听办公室”。  “笼子防窃听办公室”的四周和顶部都装有金属网,地板用绝缘子绝缘,甚至内部的照明也被过滤了。 在其中,所有家具和物品均由透明的有机玻璃或模制塑料制成。 里面没有任何窃听者。 这可以有效地切断与外界的所有联系,并确保绝对不保密。 泄漏。



反窃听并不总是被动的,例如,德国联邦专家施韦克曼的“反窃听眩晕者”等都是主动的反窃听武器。 目前,主动的防监听设备主要是电话,“加扰保密的防监听电话”就是其中之一。 它使用加扰器将对话的声音与各种人造的杂音混合在一起,使窃听者无法听到。 但是,另一方的电话中安装了“降噪器”,因此没有噪音,并且从另一方的耳机中可以很清楚地看到。 美国国家安全局开发了一种新型的KL-43高安全性密码电话。 它可以防止窃听并检测窃听者和窃听者的位置。 因此,反窃听专家提出了另一种“反窃听装置”,国外有人将其称为“奶酪盒”或“黑匣子”。 这种仪器可以有效地防止被反窃听设备发现。 即使找到了它,它也可以在反窃听团队到达之前预先报警并逃脱。


400-806-9611

周一至周日 9:00-18:00(仅收市话费)

售后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