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中

利用“伪基站”来屏蔽信号进行诈骗

2019-05-30 23:03:41 探逊科技

    在湖南长沙发作的以谭xx为首、使用“伪基站”设备发送短信施行欺诈的违法团伙,3个月欺诈100多万元,同时团伙供认“这在广告界是公开的秘密”。

利用“伪基站”来屏蔽信号进行诈骗

    数百米范围之内,所有移动信号被屏蔽

    在对湖南长沙的这起冒用他人手机号码进行短信欺诈的前期查询取证中,一个以谭xx为首、使用“伪基站”设备发送短信施行欺诈的违法团伙开端进入警方视野。

    2013年2月28日,该团伙在深圳市以9.8万元的价格向深圳一家科技公司购买了一套“伪基站”设备。在作案时,该团伙将“伪基站”设备放置在驾驭的汽车内,随机搜取邻近的手机号码,然后筛选出“尾数较好”的号码,将编辑好的欺诈短信输入设备,不需要经过任何通讯运营商,在富贵地段直接进行发送,周围数百米范围内的手机均可收到该号码宣布的短信息。

    3月5日,谭xx团伙冒用肖平的手机号码发送欺诈短信时,被肖平本人发觉并举报。

    “工商银行账户:6222×××××××××××516,户名:杨敏,办妥来信。”2013年3月5日,湖南省长沙市很多市民收到这样一条短信。发送这条短信的手机号码显现为15××××××868”,该号码为长沙市市民肖平(化名)的手机号。

    短信不是肖平发的,接下来,有300余人给肖平打电话或发短信,进行问询或表示不解,乃至是指责、咒骂。

    肖平报案后,经长沙市公安局立案侦查,发现这是一同冒用他人手机号码进行短信欺诈的刑事案子。在侦查过程中,办案人员在深圳、长沙两地各发现一个专门从事出产、出售“伪基站”设备的违法团伙。与此同时,湖南、广东两省公安机关在查询中还发现两个使用“伪基站”设备任意截取、冒用手机号码,窃取手机卡信息,施行短信欺诈、广告推销等违法违法活动的团伙,并先后发现上海、深圳两处出产和出售“伪基站”设备的违法窝点,这些“伪基站”设备销往上海、辽宁、湖南、广东等12个省(区、市)。

    “最令人担忧的是,‘伪基站’发布的内容不受控制,一旦被不法分子使用,会危害国家安全,影响社会稳定。”一位警方人士说。

    因为“伪基站”设备的严重危害性,此案引起了中央和公安部的高度重视。随后,一场由公安部一致组织指挥的全国12个省(区、市)警方联动,消灭“伪基站”的举动悄然展开。近来,中国青年报记者赴湖南、广东等地查询,见证了“伪基站”的覆灭。

    在江西南昌警方的配合下,3月18日,长沙市公安局专案组在南昌市青山湖区一幢居民楼里将违法嫌疑人谭xx等3人捕获,现场查获用于进行短信欺诈的群发设备两套、手机134台、银行卡46张、手机卡近百余张。

    在长沙市榜首看守所,中国青年报记者见到了违法嫌疑人谭xx。29岁的谭xx是湖南省双峰县人,自称在长沙卖过茶叶,有个两岁多的女儿,干这一行是“为日子所迫”。

    谭xx团伙中的5个人互相相识。其中,3人读过大学,他们之间的联络可以用“堂弟、同学、姨父”等词来归纳。那套“伪基站”设备,是他们每人投资两万元购买的。

    “咱们一般是白日出去搞几个小时,开着车拉着设备在城市里面处处走,边走边发短信。短信的内容最主要的就是要求直接打钱。发之前,咱们有时会用手机号码先小心地打一下,然后敏捷挂掉。”谭xx说。

    按照谭xx的说法,这个团伙的欺诈金额最高的一笔事务是2.8万元,最低的200元。取款用一个开户名为“刘娟”的银行卡取款,这张银行卡是花300元在网上买的。取款时,一般在ATM机上进行,不好银行柜台工作人员直接打交道。

    干这一行,谭xx也想到过可能的结果,但侥幸心理仍是占了上风:“人都有侥幸心理。我也想过好日子,干这一行钱来得快。”

    另一位违法嫌疑人曹小龙同样被关押在长沙市榜首看守所,据中国青年报记者了解,曹小龙拥有硕士学位,在被警方捕获前,他是深圳一家通讯器材公司的担任人,他所在的公司已出产40多套“伪基站设备”。

    “主板、CPU、显现器、基站放大器……”从事出产“伪基站”设备的曹小龙在承受采访时,嘴里不时迸出“专业术语”。

    曹小龙说,出产一套“伪基站”设备成本两万多元,卖出一套四五万元。他也想过,买他设备的人可能会去欺诈。

    “可运营商能发垃圾短信,为什么咱们不能发?我觉得我做的尽管不是一个正常生意,但也不是什么欺诈。”在看守所里,曹小龙仍坚持认为,他所做的一切,“就和卖菜刀相同。至于刀是用来切菜仍是用来杀人,我管不了。”

    5月21日,湖南专案组赴深圳进行收网举动,捕获8名违法嫌疑人,现场查扣“伪基站”设备6套、半成品两套,定位设备1套,出产“伪基站”设备零部件一批。

    6月18日,在全国的收网举动中,湖南警方摧毁了在长沙出产、出售“伪基站”的违法团伙,捕获24人,现场扣押16套“伪基站”设备及大批零部件。

    警方初步查明,从2012年12月至2013年6月,长沙、深圳两个违法团伙先后在上海、山东、河南、福建、四川、新疆等9省(区、市)卖出“伪基站”设备60余套,不合法获利近百万元。

    3个月欺诈100多万元

    “你好,我是房东,我现在外地,租金打到我爱人账号上……(汇好回个信息)”,今年以来,全国各地许多手机用户都经常收到相似的手机短信欺诈信息。

    冒用“房东”名义让房客交房租这样的欺诈短信,大多数是用“伪基站”设备发送的。

    因为受害人涉及上海、广东、湖南、湖北、重庆等地的各行各业人群,这也给各地警方破案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2013年4月,湖南省娄底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重案大队大队长李雄正式介入“伪基站”设备发送短信欺诈案子。

    “违法分子专门挑选人群密集的当地进行发送,如果有人恰好那几天要交房租,往往一不小心就被骗了。”李雄说。

    在李雄参加侦查的专案中,办案人员发现:每天每台“伪基站”设备发送短信10万条左右,每天欺诈金额上万元。

    在两个多月的查询中,专案组成功锁定了该欺诈团伙的喽罗,这个喽罗是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人贺庆,且涉案人员达10余人。

    6月18日,类底市公安局先期派赴广东、湖北、重庆、长沙等地的4个抓捕小组和娄底抓捕小组共5个抓捕小组同时展开一致举动,先后在上述5地捕获违法嫌疑人王大立、胡爱平(贺庆之妻)等9人,并缉获“伪基站”设备3台。

    办案人员经审讯得知:贺庆、王大立等人分工清晰,专人担任团伙开支并掌控银行账号,专人担任网上购买“伪基站”设备,专人担任开车寻觅方针,专人担任技术处理并发送短信息,专人担任银行取款。

    仅今年3月至6月,这个团伙就欺诈了100余万元。

    在娄底市双峰看守所讯问室,中国青年报记者见到了违法嫌疑人王大立。王大立说,作案时,他们两个人一组,把设备敞开后,“想发联通的就发联通的号,想发移动的就发移动的号,想发电信的就发电信的号,和运营商一点联络也没有。敞开一台机器后,看一个区域的人数多少,如果有1万人,就能发1万条短信。”

    王大立坚称,他所做的一切仅仅在“打擦边球”。

    当王大立等人开着车在广州、重庆、武汉等地使用“伪基站”设备作案时,贺庆的妻子胡爱平则忙着在长沙安排取款事宜。在双峰县看守所,胡爱平对记者说,银行卡都不是用她本人的名字开户的,都是在网上购买的,用于取款的银行卡有70余张。

    娄底市公安局纪委书记卢韶华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目前,贺庆团伙11名违法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专案组正全力追捕其他在逃团伙人员,并寻觅受害人,核对案子状况,搜集违法证据。

    卢韶华透露,目前警方正着手建立“伪基站”区域性违法嫌疑人员数据库,并进行“综合治理”。

    “这在广告界是公开的秘密”

    42岁的苏先生驾车去深圳宝安机场接一重要客户时,曾遇到过一件让他头痛的事儿:因为在机场手机打不通,接客人花了两个多小时,最后还因违章停车被罚款。

    苏先生清楚地记住:2012年10月26日上午11时20分,他驾车进入宝安机场停车场。经过机场的电子显现屏,苏先生得知,他要接的客人所乘的航班将于当日11时45分准点着陆。

    接近11时50分时,苏先生开端拨打客人的手机,但手机一直没有信号,走到候机楼大厅拨打,状况依然如此,现场其他接人的司机称也没有信号。

    苏先生于是试着拨打10086,问询“机场没有信号,是否是移动公司的基站出故障了,”但打完这个电话后,他的手机彻底没有信号了。

    因为苏先生并不知道要接的这名客户,无法之下,他只好把车开到深圳宝安机场邻近的107国道的一个红绿灯邻近。直到此刻,苏先生的手机才有了信号,他总算成功联络上了客户。

    “我当时还真以为是移动基站出故障,导致手机信号偏弱。”苏先生说,他最后只能强行停在一个当地等客户,还被拍照和罚款。等他接上客户时,已经是13时许了。

    这并非个例。

    2012年9月下旬以来,中国移动深圳公司不断接到用户投诉,称在深圳市宝安机场等某些区域无法拔打电话。深圳市无线电管理局和深圳移动公司展开联合查询。

    2012年11月22日,查询人员在宝安机场邻近停车场发现一辆小汽车上有疑似“伪基站”设备,遂报警。接报后,深圳刑警将前来取车的违法嫌疑人汪某和江某两人捕获,并当场缉获作案设备。

    深圳警方随后成立“11·23”专案组。经侦查发现,2012年9月,违法嫌疑人江小平经人介绍,从上海市一名叫崔明军的人那购买了一台可以群发短信的“伪基站”设备。江小平将这套设备安装在汽车上,用于发送广告短信,并将设备的使用方法传授给其公司员工汪军。

    在江小平的指派下,汪军、李华等人驾驭小汽车载着“伪基站”设备,先后在深圳市多地发送出售机票广告短信。至案发时,汪军等人不到3个月发送短信数量达到62万余条。这些短信主要是一些与特价机票等相关的内容。

    办案人员在进一步侦查中发现,2012年5月,违法嫌疑人崔明军和尚杰共同开发、出产可以发送短信的设备,并经过徐某等人署理出售等方式,先后将30多套设备出售到深圳、山东、浙江等地。崔明军和尚杰分别获利数百万元。

    上述出售的“伪基站”设备,许多被一些单位或个人用于不合法运营广告短信事务。据深圳公安局刑侦局一大队大队长钟勇辉透露,在深圳警方捕获的违法嫌疑人中,有嫌疑人驾着汽车载着“伪基站”设备,在深圳市各大商业区、主干道发送群发短信广告牟利,短短几个月,就获利数十万元。

    在深圳侦查的“11·23”专案中,江小平及其妻子陈女士运营着一家机票署理出售公司。在承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陈女士称,公司每天接到的机票事务电话有1千多个。尽管如此,为了提搞出售业绩,她和老公依然想着要经过做广告来拓展事务,但无论是在电视、电台做广告,仍是正式发短信做广告,投入的费用都太大了。

    有一天,江小平兴奋地告诉她:“老婆,咱们的机票事务在短期内会有拓展。”陈女士听到老公说事务提升,仅仅觉得“肯定会开心,没有多问”。

    李华是江小平的侄女婿,他在这家机票公司担任开车。他开车拉着“伪基站”设备到机场发送短信广告时,“有时还会收到自己发的短信”。

    “用这样的设备群发短信广告,这在广告界是公开的秘密!”一名违法嫌疑人在承受记者采访时说。


标签: 信号屏蔽
400-806-9611

周一至周日 9:00-18:00(仅收市话费)

售后服务